做刑案久了,才知道男人的命运,往往掌握在女人手里

做刑案久了,才知道男人的命运,往往掌握在女人手里

这几个月,是在高铁和飞机上度过的,一周五六天的出差,连轴转着。

高铁票、飞机票、打车票、住宿票,一大摞。

网红丁律师近四个月不分高铁票

以至于没有时间更新文章,没有固定时间规律直播,没有没时间回复全部的留言,深感惭愧。

长期高强度办案,虽然辛苦,但是也有很多令我感动的瞬间。

今年元旦接的一个二审案子,当事人因为在一个小平台做商家,一审判了四年。

一审律师非常负责,提出了很多专业的辩护意见,无奈一审没有采纳。

一审承办人很高效,才开庭没多久,就下判决了。

后来,我去看守所会见的时候,才听旁边的本地律师说,那个地方破获了一个特大DXZP案件,虽然团伙的头头脑脑没有抓到(估计是在境外),但由此产生的关联性案件,都是一批一批地过的,所以他们对一审的高效率一点都不奇怪。

接受委托后,我们团队内部开了三次案件研讨会。为了还原“案件事实”,我们邀请了计算机软件专家和区块链行业大佬,召开了两次技术研讨会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们在一审认定的事实之外,提出了符合行业惯例和交易习惯的“新事实”,推翻了一审认定的事实,撬动了二审,终于在接受委托六个月后迎来了二审开庭审理,在接受委托八个多月后,迎来了二审发回一审重新审理的裁定。

虽然二审不是直接宣判无罪或者改判,但至少没有维持原判,还是给了我们一个希望和机会。

还记得,在争取二审开庭审理的时候,有人说二审大概率是不开庭,想开庭审理,基本没戏。

还记得,在二审开庭后,有人说二审大概率是维持原判,改判基本没戏。

还记得,在二审裁定下来后,有人说,发回重审,一审可能继续维持。

回首整个二审过程,我们团队与专家团、当事人、家属,攻坚克难,在一次次非议和“绝望”中前行,化不可能为可能,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黑夜,一遍遍地崇尚着黎明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,当事人已经在看守所熬了13个多月,家里上有老人需要赡养,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,中间有瘦弱的妻子一个人操持着里里外外。

每每想到这里,心中百般滋味,难以言表………

还记得,刚接受委托的时候,当事人的妻子和我说“丁律师,我们其实对二审也没有抱希望,就是图个心安”。

但我们心里明白,既然请了律师,怎么会不抱希望呢,是她识大体,怕我们律师有压力。

还记得,在得到二审开庭审理的消息时,她又和我们律师说“丁律师,二审能开庭审理,不管结果如何,我们都知足了”。

但我们心里明白,她是在安慰我们,其实最需要安慰的,反而是家属啊!

还记得,二审开庭后,我们和家属说,合议庭当庭驳回了我们一项极为重要的申请,案件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了。

她并没有焦躁,依旧是那么的沉稳,和我们律师说“丁律师,我知道你们尽力了,不管结果如何,都感谢你们”。

但我们心里明白,这个结果很重要,不仅仅是对当事人、家属,而且对我们律师更重要,因为我们都付出了一切,我们需要一个看得见的、公平的正义。

在看守所会见的时候,当事人和我说过很多感谢的话,但我和他讲“你最应该感谢的人是你妻子”,过去的这一年多,里里外外,女子本弱,遇变则刚。患难见真情,共同度过这段低谷期,以后都将是美好!